陳光標:錢沒花完就死 人生最大痛苦 陳光標行善之旅昨天到南投縣,手抱幼兒的張姓婦人領得紅包後,感激得泣不成聲。記者葉英豪∕攝影 中國首善陳光標昨天以「用手指頭比著別人時,另三根手指頭也比著自己」,回應來台三天,外界對他的諸多批評與指教。他也以大陸當紅藝人小瀋陽所說「人生最大痛苦,就是死了,錢還沒花完」,強調這次來台要捐助的金額,絕對高於原先的金額。 「兩岸心,關懷情」行善列車昨天開進南投縣,陳光標除捐助三百萬元給三百戶弱勢家庭外,也一口應允贊助陳綢阿嬤籌設少年家園所缺的一千五百萬元。 陳綢阿嬤原要拜會陳光標,因已約了大學生見面,臨時取消。陳光標不以為意,仍願幫她圓夢。 陳綢阿嬤得知後,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說:「謝謝大善人伸出援手,身上重擔終於可以稍微放下了,我不必再為工程款到處籌措了。」她也感謝南投縣長李朝卿的促巴里島成,期望今年六月就可完工啟用。 陳光標昨天還沒到南投縣政府,門口就排了許多貧戶,期望能遇上獲得濟助,有人咆哮、有人誦經,還有人捶胸頓足。陳光標在擁擠人群中,雖親手拿到陳情者的書類,但貧戶們並未領到渴望的紅包。 接受捐助的弱勢戶,在縣府禮堂領到紅包時,有人落淚,有人激動大喊「感謝陳大善人」,還有婦人抱著幼嬰說,「今年過年,終於可以幫小寶寶買新衣服了」。 陳光標後到竹山鎮用餐,並轉往「紫南宮」參拜土地公,心情大好的他還表演了單腳騎車絕活。 下午,陳光標搭乘高鐵回台北,他在高鐵台中站區發給四名表演小提琴的原住民小朋友每人四千元紅包時,遭一名戴白色鴨舌帽男子尾隨,在背後痛罵「無聊,捐什麼錢」、「渾蛋」,留下些許不快。 【記者胡明揚∕台北報導】大陸首善陳光標下一步想發起大陸企業家,捐款建造台灣海峽海底隧道高速鐵路計畫。馬爾地夫他昨晚表示,只要台灣同胞同意,不必台灣出錢,由他來號召大陸企業家捐款興建。 【2011/01/30 聯合報╱記者葉英豪、黃宏璣、高堂堯∕連線報導】 陳光標高調行善 低調穿著陳光標這次來台,帶給筆者最大的震撼與啟示,就是原來行善是可以「高調」的。據陳所言:一個人做好事,告訴十個人就是做十件好事,傳播一萬人就是做萬件好事。做好事接受「公開表揚」,才能帶動更多人做好事。 還有,企業大老闆也可以身先士卒的投入救災行列。相關報導提到,陳在四川大地震後,自己帶領了「由同仁所組成的救援團隊」全力搶救。 另外,錢財不匱乏的富豪竟能如此節約、重視環保。在媒體前,他曾建議台灣餐廳把餐巾紙裁剪成原六分之一大小,無非是太浪費了。在免洗餐具極為普遍的本島,這等意識顯然不足,還把自己叫「陳低碳」,兒子叫「陳環保」及「陳環境」,夫人叫「張綠色」。 陳禮服光標也讓我知道,原來有錢人可以穿著這麼樸素,不追求名牌,相較時下許多人,過得比他們奢侈的多了。 隨「標哥」的腳步和媒體的鏡頭,教我們驚覺:在某些人眼裡區區的「一萬元」或許微不足道,卻是台灣當前貧富懸殊下,低收入戶及弱勢族群的一場「及時雨」啊! 【2011/01/30 聯合報╱魏世昌∕軟體工程師(宜蘭市)】 星期評論∕首善旋風的思考中國大善人陳光標昨天離開南投了,短短5個小時「行善旋風」,也颳起各界對於行「善」更大的思考空間。 或許外界對陳光標大剌剌的行善舉止,難以認同;或許外界對陳光標見攔路下跪就給紅包,會認為財大氣粗;或許外界對陳光標動輒給百給千萬,宛如散財童子……。但回過頭來,當您發現受助戶對歲末年終這「及時雨」紅包,感激到痛哭流涕,這就是「善」的終點。 其實,行「善」從日常生活裡頭就隨手可為。小朋友攙扶老人家過馬路西裝外套,就是善行。許多學校周遭的「紅豆餅」攤老闆,鼓勵考一百分的學生,憑考卷就可免費享用紅豆餅,也是個善行。每個月默默捐出零用積蓄,當然也是善為,實際投入鋪橋造路,這更是善為。 「善」不分大小,但問有沒有「心」! 如果和坊間許多人,假冒善行四處斂財,甚至還有人假冒善行,欺騙年輕女子感情或身體相比,陳光標的善行真的應該給予百分之兩百的鼓掌與喝采,沒道理喝倒彩。 套用來自竹山鎮陳姓受助婦人的話:「現代的人,有嘴講人,沒心做事的一堆,如果可以,真希望有嘴講人者,也一起來行善…。」 如果陳光標的「另類」善行,可以激發企業團體投入行善,如果陳光標的「另類」捐助,可以觸動每個人心底處的「善」念,就算高調之旅,夫復何求? 誠如陳光標所說「行善者也要被鼓勵的」。為了祥和的明天,就讓我們彼此鼓勵鼓勵吧﹗ 【2011/01/30 聯合報╱記者葉英ARMANI豪】

vz89vzoid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